您當前的位置:

EndoPAT-EndoPAT圓桌論壇

 

Itamar醫療很榮幸邀請到全球心血管領域的頂級專家進行圓桌會議。會議中,專家們指出血管內皮功能評估越來越受到醫學界的重視,并在臨床診療當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而便捷的無創內皮評估技術更為患者危險分層提供了良好的便利性。

 

參與本次圓桌論壇討論的嘉賓包括:

Peter Ganz 醫學博士,教授

    美國舊金山總醫院心臟內科主任

 

Peter Ganz教授是Maurice Eliaser Jr. 杰出醫學教授獎的獲得者,是血管轉化醫學領域全球領先的專家,主要研究動脈粥樣硬化的關鍵影響因素,包括內皮功能異常。

 

他的實驗室在冠狀動脈和外周血管內皮功能檢測方法方面處于全球領先地位,其研究成果最早于1986年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志上(Ludmer PL, Selwyn AP, Shook TL, Wayne RR, Mudge GH, Alexander RW, Ganz P. Paradoxical vasoconstriction induced by acetylcholine in atherosclerotic arteries. N Engl J Med. 1986;315:1046-1051)。

 

此后,越來越多的研究人員開始關注一氧化氮和內皮素-1的病理生理學作用,及其異常在疾病中扮演的角色。Ganz教授的研究工作使我們可以更好的理解血管炎癥和全身炎癥以及動脈粥樣硬化斑塊的脆弱性。

 

1998年Furchgott、Lgnarro和 Murad等幾位醫生因為對一氧化氮在心血管調節機制方面的研究貢獻獲得了諾貝爾獎。
   

 Amir Lerman醫學博士,教授

    美國梅奧診所

 

Amir Lerman教授一直專注于心血管的研究,主要研究方向包括介入性心臟病學、冠狀動脈生理學、冠狀動脈內成像和心衰。他的許多研究都分析了內皮和內皮衍生因子的作用,重點關注內皮素和一氧化氮作為冠狀動脈張力調節因子的作用,并討論了內皮在心血管疾病中的作用。

 

他于2004年在美國心臟病學院的期刊上發表題為“通過無創的數字化反應性充血指數對早期冠狀動脈粥樣硬化患者的診斷”的領先性研究(Bonetti PO, Pumper GM, Higano ST, Holmes DR Jr, Kuvin JT, Lerman A.) Noninvasive identification of patients with early coronary atherosclerosis by assessment of digital reactive hyperemia. J Am Coll Cardiol. 2004 Dec 7;44(11):2137-41)。并在該研究中提出,無創的EndoPAT檢測可準確診斷內皮功能障礙和冠狀動脈疾病。

 

Joseph Vita醫學博士,教授

    美國波士頓醫科大學 心血管醫學中心

 

Joseph Vita教授是美國波士頓醫科大學心血管醫學中心的資深教授,多年來參與了多項重要研究,他的患者主要來自弗朗明翰心臟研究所。

 

他是美國臨床研究協會和美國大學心臟病學協會的成員,也是美國心臟學會動脈粥樣硬化、血栓、基礎心血管科學和臨床心臟病學的專家委員會委員,同時Joseph Vita教授也是美國內科學會心血管疾病學組的專家委員會成員。

 

Joseph Vita教授曾多次參加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和美國心臟協會(AHA)的研究項目,是AHA心血管病理生理學分會的前主席,是美國生理學雜志編委會成員,美國心臟病學學會雜志編委會的成員,是《循環》雜志的副主編。

 

論壇討論內容:

什么是血管內皮?它的功能是什么? 

Joseph Vita博士:所有血管的最內層就是血管內皮,它是一層薄薄的細胞,可調節血管的功能和健康。血管將血液送至重要器官,如心臟和大腦。血管內皮可調節組織的營養物質輸送。血管內皮還負責保持血流暢通,防止凝血。若身體出現問題或炎癥,血管內皮會給免疫系統,即白細胞,傳達指令,使其到達炎癥部位。血管內皮對于健康的調節非常重要。你若具備心臟病的危險因素,如吸煙、高膽固醇、高血壓和糖尿病,那么血管內皮會出現異常,無法發揮以上功能。血管內皮功能異常的人群患中風或心臟病突發的風險也上升。


血管內皮是否可作為身體異常的首要指標?

Peter Ganz博士:膽固醇水平升高會損傷血管內皮,這是動脈損傷的早期征兆。內皮損傷是動脈粥樣硬化或血管硬化的最初階段。


傳統的心臟危險因素和血管內皮檢測的作用是什么?

Joseph Vita博士:我認為,人的血管會面臨多種危險因素。個體之間存在內在差別,如基因、生活方式、飲食習慣或服用的藥物,這些都會影響血管內皮抵御危險因素的能力。某些抽煙的人也許血管內皮沒有什么異常;還有些人跑馬拉松,但卻在早早地死于心臟病。我們還不知道為什么一些人更能抵御風險因素。但我們觀察到,在心臟病易感人群中,他們的血管內皮是心臟病風險的晴雨表。若他們的血管內皮異常,他們面臨的心臟病風險更高。我認為血管內皮可作為血管整體健康的指標。它可以反映抵御危險因素的能力。

Peter Ganz博士:膽固醇對血管健康不利,吸煙也是,但所有這些風險因素最后都體現在血管內皮上。我認為血管內皮是靈敏的動脈健康晴雨表。


若你的患者愛吃芝士漢堡而且抽煙,那么他的血管內皮健康如何?

Joseph Vita博士:健康的血管內皮會打開,讓血液進入它應該去的地方。若你吃了太多的脂肪并且抽煙,那么血管內皮功能將紊亂,血流將受限。我們認為,不良習慣或不良飲食會影響血管內皮,從而導致心臟病。早期的血管內皮障礙最終會發展為動脈硬化,提高心臟病發作或中風的風險。


血管內皮功能障礙是否可逆?

Peter Ganz博士:最簡單的方法是避免危險因素。不要抽煙,減少膽固醇攝入,多運動,控制血壓。血管內皮障礙是可逆的,而且可以很快被逆轉。

Joseph Vita博士:血管內皮障礙絕對是可逆的??梢酝ㄟ^改變生活習慣、吃藥、改變飲食習慣,提高血管內皮的健康狀況。降膽固醇藥物、降血壓藥、特別是血管緊張素轉換酶抑制劑,都是很好的選擇。生活方式的改變,包括減肥和戒煙,可改善血管內皮的健康狀況。有趣的是,隨機研究顯示,改善血管內皮健康狀況的方法也可降低心臟病風險,這說明血管內皮的狀態與心血管事件風險緊密相關。


哪些患者可能發生血管內皮障礙?

Amir Lerman博士:發生血管內皮障礙的人群在增加。若你20年前問我這個問題,我會說40歲至50歲的人、吸煙者和高膽固醇的人群會發生血管內皮障礙。但現在一些青少年也存在血管內皮障礙。


為什么說患者有必要了解自己的血管內皮健康狀態?

Peter Ganz博士:如果患者到我這兒來說:“我抽煙而且膽固醇水平高,我是否面臨冠心病的風險?”我會開始評估一些常見的風險因素。這些因素很重要,但不是全部。某些檢測,如內皮檢測,可獨立的判斷患者是否面臨高風險?;颊咧雷约簝绕すδ苷系K的程度后,可能會要求接受針對危險因素的密集治療。在這一領域我們還需要進行更多研究,但我認為,內皮功能紊亂可提示患者需要接受更多治療。


內皮功能檢測是Framingham風險評分的輔助工具還是替代品?

Amir Lerman博士:利用Framingham心臟研究的數據,Framingham風險評分可估計10年內發生心臟病發作和死亡的風險。這是基于患者的年齡、性別、總膽固醇水平、高密度膽固醇、收縮壓、是否服用降壓藥物、是否吸煙等因素完成的。Framingham風險評分是醫生使用的首要工具,但內皮功能檢測是輔助工具。

Peter Ganz博士:我認為內皮功能檢測目前還處于發展之中,但對于一個看上去很健康的患者來說,Framingham風險評分不能說明全部問題,特別是對于中度風險的患者。


為什么醫生需要進行內皮功能檢測?

Amir Lerman博士:首先,醫生需要確定自己給患者提供了更好的治療,醫生不僅要注意標志物,還要注意疾病本身。其次,內皮功能檢測可以指導治療。第三,根據內皮功能檢測的結果,可將患者分為低、中和高風險。第四,內皮功能檢測可評估治療是否成功,確定患者的改善是基于生活方式的改善還是藥物,或者兩者都有。

Peter Ganz博士:一般認為,如果需要向患者展示他們動脈受到的損傷,那么內皮功能檢測可以做到提高患者對治療的依從性。

Joseph Vita博士:內皮功能檢測可指導決策,可以獲知我們血液檢查和傳統的風險因素分析無法告訴我們的信息。內皮功能檢測可以做到這一點。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内页底部: 坐在学长的棒棒上写作业在线视频,欧美人与动牲交片免费,国产欧美日韩中文久久,女人自慰时看得爽的黄文50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